北纬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孩子】1200字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北纬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孩子】1200字

有些东西我们会轻易地遗忘。

有些东西我们会深刻地悼念。 有些东西转身走地头也不回。

有些东西缠绕身边永不离开。 总有孤单的时候。 总有开心的时候。

总有寂寞的时候。 总有幸福的时候。 然后再孤单。

―――郭敬明题记流年卷不起的甜美抹不平的伤痕摊在掌心的纹路里细细数完游离在空气里的水分子合着淡淡的紫色哀伤发酵着氨氲在这个被上锁的季节青春年华美好时光呵出的白气就在眼前像是梦境很久以前,漂亮的孩子仰望天空,雪花纷飞缭绕,落满了暗淡的水泥地,落满了乌黑的长发,落满了晶莹闪亮的瞳仁。 她总是固执的认为是星星化成了洁白无瑕的雪花默默散落于人世,美丽纯净没有一丝污浊,留在地上的阴影是蓝色的,天空一样的颜色……自由的颜色……当我还是个喜欢仰望天空的孩子时,不用作记号,只靠一点点相通的灵犀,便可以找到属于我自己的那片天。 可是,被生活拉去麻木了一段时间后再回来看,我的天空已经老了,老得我认不出它来,老得在我的视野里销声匿迹。

我不会去寻找,我懂得,为了某些我必须放弃另一些。

但有的模糊的影像,是割舍不掉的……我们在未成年的时候就提早学会了遗忘,遗忘所有的友情,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每一次月考都是一场战争,在十八个班级中努力表现自己,每个月都做不稳的椅子,全世界都是敌人,孤立了的自己,满身伤痕的戴上了面具,微笑底下的是泪流满面的脸……残破的脸………相机里留下的永远是美好的,一去不复返的阳光,灿烂的没有一丝忧愁的笑声。

“抱抱”这是我走下拍照所必备的凳子时说的第一句话。

拥抱是最直接的传递温暖的方式,最后一次的拥抱,十字街头的无奈,最真实的微笑,灿烂的好像头顶六月的阳光,公平的洒在每个人的头上。

我们只是彷徨在成人界限前的孩子,即将长大的孩子跨过那一步,另一边是否象他人所说的那般污浊,我们不得而知,然而伸出脚的一瞬间,我回过头看见的是美好的不带一丝污浊的笑容。

第二只脚离开界限的时候我抛下美好的童年,一去不复返。

许久之后我才知道,我再也回不去的另一边,被我遗失的是再也抓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