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称《艺术人生》谈艺术的方式是“造孽”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陈丹青称《艺术人生》谈艺术的方式是“造孽”

  最新一期的《南方人物周刊》策划“2011中国艺术家权力榜”,采访了陈丹青、赵本山等文艺界名人。 陈丹青在接受采访时称,如今的艺术变得好可怜,当今艺术在中国被谈坏了。

他随即以综艺节目《艺术人生》举例,感叹:“造孽啊,艺术被弄成这样子谈,谈什么艺术啊。 ”  《南方人物周刊》访谈文字摘录:  记者:王安忆曾经讲过,跟你在一起能谈艺术。

我想她的意思是能谈对路、谈到点子上。 虽然这些年,讲到艺术你多半是一副不好意思再提的样子,但说实话,你是敬畏它的对吗?  陈丹青:不敬畏。 说“敬畏艺术”,有点做作。

我可怜艺术,如今艺术变得好可怜:艺术在中国被谈坏了,里里外外谈坏了;再者,很难遇见真心谈艺术的人、认真谈艺术的场合。 你瞧瞧譬如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造孽啊,艺术被弄成这样子谈,谈什么艺术啊。

  记者:最后问一个直愣愣的:你的文和画,你自觉哪个更牛逼?  陈丹青:我非常希望直愣愣地回答,可惜做不到。

人无法评价、也不该评价自己。 “哪个更牛逼?”应该你来告诉我呀。

但这问题考验诚实,我愿多写几行——如所有艺术家,我难以戒除听取回应的欲望:对我的作品的回应。 目前仍会有人泛泛夸我画得好,但你知道,人其实在乎谁夸奖,尤其是,用怎样的词语夸奖。 批评亦然。

听得半句懂行的批评、讥刺、挖苦、警告,简直金不换。 可惜这等机遇太稀少,所以我常年自己贬褒自己,藏在肚子里,轻易不说。 夸我写得好,时或也有。 我竟得了几次奖,全是因为书。 但我知道那是媒体奖掖“敢言”,不是抬举我的写作。

只可怜今世所谓“敢”说的那点点“言”,原已寒碜得紧,而居然得奖,谈得上什么“牛逼”,什么“文”。

  在我,写作似乎比画画稍微容易——倘若我的正业是写作,绝不敢这么说——业余做做的事情多少显得容易些,因为没野心,不必顾面子,虽然我写作可能比画画还认真,中年后的业余爱好,通常都很当真的。 吐句实话,请勿介意:今午你在电话里说,我写得比画得好,我漫应着,其实伤心了,很轻微地一闪而过的那种伤心——中年女子发现一根白发或皱纹,大约是这种轻微的伤心吗?——但我好高兴自己居然伤心,因为仍然在乎绘画的面子,不肯善罢甘休,失去野心。

英语的“Ambition”并非贬义,可译“雄心”,开头你不是问我看自己25岁自画像,什么感觉吗?此刻想出来了,就是瞧着这个青年直愣愣地装大人、装成熟,可是脸上分明有野心。   来源:扬子晚报责任编辑:段宇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