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风气当庄重,读书应寻文中脉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文学风气当庄重,读书应寻文中脉

在《朗读者》这档节目的筹备阶段,制作人董卿便欲邀请作家曹文轩作为节目嘉宾。

曹文轩曾经为小说《朗读者》写过一篇序。

本周末即将播出的《朗读者》节目第七期,主题词为告别。

曹文轩参加这一期的录制时,董卿提到了这篇序,并且朗读了其中的选段。

我一直将庄重的风气看成是文学应当具有的主流风气。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学,应当对此有所把持。

倘若不是,而是一味的玩闹,一味的逗乐,甚至公然拿庄重开涮,我以为这样的文学格式是值得怀疑的。

我们在流动不止的世俗生活中,已经很少再有庄重的体验。

一切看上去都是可笑的,一切都是可以加以戏弄的。

中国文学应该引领国民走向雅致,走向风度,走向修养与智慧。 曹文轩读书,为了什么?阅读,何以影响人生?该怎样选择读什么书?对此,曹文轩也有他独到的见解。 书分两种,一种是用来打精神底子的,还有一种是打完精神底子之后再读的书,所以有朋友就把我的观点总结为叫底子论。

那么所谓的打精神底子的书,就是那些大善、大美、大智慧的书,一个小孩儿在成长过程中是必须要读这些书的。 书是有血统之区别的,一些书具有高贵的血统,而有些书它的血统不怎么高贵,这是血统论。

像托尔斯泰、鲁迅、沈从文的作品,你可以喜欢也可以不喜欢,但是你必须承认它们是具有高贵血统的书。 这并不意味着我要求所有的人只读具有高贵血统的书,我只是说,一个民族想成为高贵的民族,一个国家想成为高贵的国家,一个人想成为高贵的人,总得读一些具有高贵血统的书吧。

这个高贵与不高贵它不具有阶层的意识,更不具有阶级的意识,它只具有美学的意识。

天下的书有两种,一种是有文脉的,一种是没有文脉的。 山川有它的山脉,人类有血脉,读书就要读有文脉的书。 我们今天的很多思想和观念来自于哪里?我们的观念要走向何处?这都和我们文化原点密不可分。 《朗读者》由北汽集团独家冠名播出由青花汾酒独家特约播出CCTV-1周日(4月2日)CCTV-3周一(4月3日)黄金档联合播出无声的文字,有声的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