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移民在美国的真实生活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一个普通移民在美国的真实生活

  从正午开始,窗外不再是干涸的沙丘,出现了细长的河流,植被也渐渐丰茂。   列车渐渐向科罗拉多州的落基山脉深处驶入,我意识到“重头戏”要开始了,但还是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将进入一个多么令人叹为观止、目不暇给的壮丽世界!  进入落基山脉区,列车盘山而上,景色变得越来越绿,天也蓝得越来越不像话。

科罗拉多州极具代表性的红岩盘伏在旁。 当列车到达最高处,视野愈发开阔。 蓝天白云、草原河谷,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山的那边,是另一番景色  心跳加速地看着眼前所有,恨不得脑海里能有一个超长待机的摄像机将眼前的景观悉数记录。

  紧接着,列车开始下坡。

不可思议的是,在山的另一侧,景色竟完全变了一个样——雪山、牧场、森林,我还以为自己在瑞士!  山势开始变缓,丹佛越来越近。 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眼看着城市就在前方,却还要经过一大片绵延不断的草原,山丘起伏,一片连着一片,列车蜿蜒,感觉怎么都开不到尽头。

  傍晚列车停靠丹佛,车上的乘客几乎换了一批。

  落日时分,列车继续向东,我们已经完全进入平原。

我贪婪地享受着几乎被我承包的观景车厢,把第二场日落也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

我当时脑子里全是电视上看过的非洲大草原日落的景象,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点缀着几颗大树,太阳从树缝中渐渐消失,眼前的丹佛较之非洲大草原毫不逊色,感觉整幅画里就差几头奔跑的狮子了。   夜晚列车驶过内布拉斯加州,第三天一早,已在爱荷华州。 景色渐渐褪去了浓郁的色彩,唯有青葱田野和淅沥晨雨相伴。   终于驶入最后的一个州——满是玉米地的伊利诺伊。

  当列车横跨穿过密西西比河,当第一天聊天的老爷爷来向我道别,我知道位于终点站的芝加哥真的不远了,而铁轨上的生活终究是要来到尾声。   列车驶入错综复杂的轨道网,慢慢停下,我回过神来,提包下车,走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