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水鱼小说吴名陈曦-长生一万年小说陈曦吴名 感情用事的句子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一条水鱼小说吴名陈曦-长生一万年小说陈曦吴名 感情用事的句子

长生一万年第十八章谁不服气?可以站出来!他这一手形成的气势,将所有的人都吓到了。

在这一瞬间,整个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出声。

甚至都能够听到心跳声,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秦风此时避无可避,但他也自信自己的脚会踢中吴名。 小心。

王闻警惕的看着吴名,心中止不住的震惊,吴名这一手,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

吴名竟后发先至,先秦风一步!啪!一声脆响。

秦风感觉到脸被人被人用木板拍了一下,五官刺痛,眼泪瞬间就流出。

怕下手太重,把秦风打死,吴名只用了两分力。 但即使如此,秦风也觉得自己的后脑裂开了,差点吐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

咳咳。

秦风整个人不断地咳嗽,他双眼之中满是金星,想要挣扎起来,却没有力气了。 他心有余悸的看着吴名,双眼中满是恐惧。 全场一片寂静。 所有的人下巴都被惊掉了,悬在嗓子眼的心,猛地落下,一个个的都是面色通红,好像经历了非常大的刺激。

谁也没有想到,吴名竟然赢了,而且是一只手就把秦风碾压,像捏死蚊子一样!!连秦风都败了……这小子这么强?这些学生一个个不敢相信。 吴名站在场中央,万众瞩目,他淡淡一笑:还有谁不服气,可以站起来。 没有人说话。 教练,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吴名说着,直接转身离开。

王闻一言不发,看着吴名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见高手。

……吴名离开武道馆,他看向后山,他知道在那石门之后,一定有什么秘密。 但上一次已经打草惊蛇,他不能贸然行动。

没想到,在学校里竟然还有修行者。 吴名想到了萧湘。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候。

每天孙淼淼都会在学校门口等待,等小姨来,上次她们的行踪被发现,王妈惨死。 孙秋寒知道她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可这个时候,离开中海会更危险,所以她把家搬到了公司。

在人流密集的市中心,希望那群人不会再次出现。 不多时,一辆红色的宝马缓缓停下,孙淼淼打开车门就上了车。 吴名站在远处,他向那辆红色宝马扫了一眼,感觉到了有些不对。

车子没有直接开走,而是停了下来。

车窗上也贴了反光膜,看不见里面发生的事。 很奇怪。

孙秋寒平时都会下车,站在门口等孙淼淼,今天却迟到了。

担心孙淼淼的安全,吴名悄悄的跟了上去。 车子行驶很快,左拐右拐,不走正路,却专挑偏僻小路行驶。

竟然一路行驶向城外的小村。

吴名在后面一路跟着。

突然,前面的宝马停了下来。 从前后的路口,两辆面包车冲了出来,把前后路堵住。

车门拉开,走下十几个黑衣人,齐刷刷的站在前后。 为首一人戴着墨镜,西装革履。 车门被打开,孙淼淼被人抓着下了车,她手脚被绑住,嘴也胶带封了起来。

孙淼淼,终于找到你了,没想到你还有胆子到学校上学,有趣。 墨镜男子上下打量孙淼淼,笑了笑。

孙秋寒站在旁边,双目无神,整个人显得有些木讷,显然是中了催眠术。

墨镜男子摸着孙秋寒的脸蛋,不断赞叹:美啊,果然是美女,送给少爷,一定会让他开心死的。

这听话虫的威力,果然强大,母虫在我们手上,子虫对母虫言听计从,哈哈哈。 早有这样的宝贝,也不用浪费这么多的事了。

把这两位贵客,请回家去。 你们随便抓两个和她们体型相像的,让她们从人间消失。

只有死人的行踪,才不会有人关注。 墨镜男子笑了笑,他带着孙淼淼两人上了车。 车队缓缓出发,向着村子另一头开去。

啊!寂静的夜空,传来几声惨叫。 墨镜男子脸色一变,他从后视镜里面看到,自己的几个手下突然倒下。 发生什么了?赶快报告!没有回答。 墨镜男子抬起头,瞳孔猛地收缩,吓了一跳。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人就站在路中央,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开车,撞死他!油门踩到底,四轮在地面上划出黑色的痕迹。

咚!前面的面包车像是撞到了铁板一样,车头塌陷,四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喀嚓声。

火星四溅,发动机引擎全功率开启,但依旧是不能向前一步。

轰隆。 发动机不堪重负,熄火了。 墨镜男子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面包车被抬到了空中。

吴名双手撑在车头,在司机恐惧的表情中,他把整辆车都抬了起来,随手一扔。 砰的一声。

摔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而吴名的鞋子早就被撑破了。

他的肉身可以强横无比,堪称金刚不灭,但穿的毕竟是普通的鞋子。 踩刹车!后面的几辆车马上急刹车,七扭八歪的停在路上。 吴名一步一步的向前。

车门打开,黑衣人涌出,不用墨镜男子下命令,他们齐齐掏出手枪,瞄准吴名。

砰砰砰!子弹喷涌而出。 眼前的人却没了踪迹!咚!车头瞬间凹陷,被一脚踹飞。 几个黑衣人直接被面包车砸飞,倒在车下。

吴名身影如同鬼魅,他突然出现在面前,手握着枪口,咔嚓一声。 竟然将枪身折断。 杀了他!杀了他!墨镜男子在后面失神的惨叫着。 孙淼淼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见枪声和惨叫声。 啊……我的手!我的腿!吴名一拳打出,将一人整条胳膊打碎,一脚踢出,将腿弄断。 他毫不留情,断手断脚。

黑衣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在地上不断哀嚎。 紧接着,数声惨叫。 吴名站在最后一辆车面前。

他伸手抓住车门,用力一拽,车门被撕开。

墨镜男子目瞪口呆,他颤抖着拿出手枪,瞄准了吴名。

他希望,在这么近的距离,能够对吴名造成一点伤害。 砰砰砰砰……他在绝望中,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出,瞄准了吴名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