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男人偷去了青春之八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她叫男人偷去了青春之八

  第八章、本性难移    秋天的景色真美,他们俩相拥在一起,缠绵在一起,就象那美丽金黄色的景象,写意在美丽的黄昏里,投入爱的陶醉中。

    那一刻,真美。 谁也不愿分开。 就象搂抱着金黄色的黄昏一样,是那么的痴情。 眼睛在痴情的望着,心在痴心的爱着,彼此互动的眼神在痴情的传递着。

    没有任何打扰,更没有任何吵闹,就连树上的鸟儿都被他们俩的爱陶醉,在给他们唱着爱情歌,演奏美丽爱的协奏曲。

    分开,谁也不愿,就象两具粘合在一起的躯体,谁也分不开。

就象那金黄的黄昏在笼罩着他们,在捆绑着他们。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缩短,爱在痴情的加剧,谁也不愿意谢幕,谁也不愿意离开这美丽的黄昏。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不分开也不行,两个人的手,就象被时间老人给掰开一样,两个人在撕心裂肺的喊着,爱着,也于事无补。 还象被强行的被时间老人拖走,那挣扎的眼神,那不愿离开的场面,真的叫人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无奈呀?就这样无情的分开,两个人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爱真是那么的叫人难猜,有时也是那么的好怪,在你想爱时,它偏偏不来,在你不爱时就象年糕一样的黏着你,叫你分都分不开。

    树林里的一切都静悄悄,再没有人到这里打扰。

    鸟也要飞走了,黑色的棉被就要铺来。

    秋天已过,李楚风来到上海上学已经有半年多了,他不是那个在高中时的毛头小子了,而是变得更加成熟和沉稳的小伙子,他人长得也帅气,有很多女孩追逐他,在背后青睐和欣赏他。 他做事老练圆滑,很讨女孩子的喜欢。

虽然是寒冷的冬季,可他就象那瑞雪一样的洁白覆盖,他还不时的裸露出自己雪白的高挑领,再加上那黑底白花的迷人领带,给人一种绅士美的气质和帅气。     他走起路来沉稳,就象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雄壮昂扬的朝气,叫女孩看了,就象被笼罩在他美丽的身躯下,有一种不可抵御的威严。

禁不住自己也被象捕获一样,服帖在他的身旁。

    就象他那美丽荷尔蒙的味道,在薄荷香的美丽中穿插,想逃掉都难。

    也许他的眼神也是震慑人的机器,多少女孩都被他给震慑住,就象逃脱不掉的羔羊,被束手就擒。     他不爱怎么学习,但他的脑袋聪明,一学就会,很受女同学的赏识和青睐。

    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了,自从来到这里,就怎么没给唐洛洛写信,写了几封还是刚来的时候,是对自己空虚的寄托而写。

可是自从随着自己本性的突显,他基本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根本就象玩完了就撇了的道理,把唐洛洛丢弃在一边,因为他心里又有了心欢,他喜欢的人。     真是地地道道的“恶魔”谁能惩治呢?他已经被这花花的世界濡染,他已经拉不回来了。

    他就象一个赛选美人的机器,在赛选着他喜欢的女同学,最后终于选中了一个,是他们系的潘珊珊,因为她长得美,还有女人味,他好喜欢。     他拿出了他那男人掠夺女人方法武器,真的把她给捕获过来。 而潘珊珊也相信他那套,就象唐洛洛一样,被他掌控在手中。     一天在医学院的门前,李楚风就象一个玉树临风的卫士,站在院门口等她,她一出来,离远就看见他,怕得她躲在同学的背后,才躲过这一截。

    因为她被他给驯服怕了,不是她不想,而是不敢想。     他真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她不愿意就那样的被他捕获,可是已经晚了,在她没有防备,不知道他的底细情况下,被他早已捕获了。

    现在她只有逃避和躲让,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她不是自己不检点,而是真的让他的美而动容了。

她也真的喜欢他,而他跟别的男孩不同,他爱的方式特别奇特,有时叫她难以接受。

    她想到了和他分手,可是又怎能分得了吗?他简直做出的事叫人无法去衡量,她害怕,她畏惧,她真的不敢再想。

    作为一个大学生,一个很有素质的大学生,可是所学的理论和现实就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现实和现代已经都把他们风化了,他们已经有的失去道德的准线,把最起码的道德标准都忘在脑后,李楚风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穿着很时髦的套装,蹬着高档的皮鞋,他不是来这里真正的学习的,是为了显阔来寻觅女人的。

他架着大学生的幌子,在学校里觅寻。     现在的潘珊珊已经下不来了,已经被他套住了,想跑都跑不掉。

    真是又一个可悲的女孩,就那样的又被他给糟蹋了,悲哉呀?悲哉!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