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枪杀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枪杀

陈杨看了看梁超,说:“我要不在这里给你帮忙吧,师傅。 ”梁超脸上闪现出一丝怪异的神情,然后说:“不用了,你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快点回家吧。

”陈杨想了想,觉得梁超说的有道理,他刚要往回走,忽然间看到大厦里走出来一个人。 陈杨用手指着那边说:“有人出来了。 ”大家的目光集中到对面。 金兰从大厦里慢慢地走出来,然后径直穿过马路。

有警察冲着金兰喊;“别在往前走了,举起手来。 ”梁超回头看看薛臣,说:“这就是匿名的告密者吗?”薛臣点头,一脸的凝重。 梁超皱起眉头,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薛臣只是说:“现在说这个没意义。

”金兰看到了梁超,微微笑了一下,这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 金兰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所有人都听着,连陈杨都楞在原地。

“我来是根重案组的组长说句话。 ”金兰平静地说。

警察举着枪紧张地对着金兰,但是金兰手里没有枪,不知道身上有没有。

金兰慢慢地走近梁超,梁超意示他人不要开枪。 “我相信你,你不会对我开枪。 ”梁超对金兰说。 金兰忍不住失笑,说:“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梁超说:“因为你是我的组员。 ”金兰笑的凄凉,他喃喃道:’原来我只是这个身份。

”这句话梁超当然听不到,但是金兰还是看着梁超,说:“可我现在不是。

”梁超说:“你曾经是个好警察。

”金兰沉默不语,一阵风吹来,把短短的头发吹得散乱,有几缕遮住了眼睛。 梁超平静地说:“什么时候?”金兰把头发捋到耳后,像往常聊天一样的语气说:“不重要了,但是,我说我是被迫的,你相信吗?”梁超说:“不相信,没有一个人是被迫犯罪。 ”金兰深吸了一口气,笑了,“你是个好警察,从头到尾都是。 ”梁超低声说:“我不是。

”金兰说:“这件事情本来和你无关,我本来也不应该下来,你知道……”正说着,突然间金兰的身后响起枪声。

梁超顿时紧张起来。 但是子弹并没有达到金兰的身上,他只是打在了地面上。 看得出来,如果这个抢手想要打在人的身上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这是一种警告。 金兰停住了话语,再次看着梁超,说:“没什么可说的,本来也是。 ”梁超说:“你将功折罪,或许能够活下来。 ”金兰摇头,“不可能的,我在那边就是罪人。

”梁超说:“他们不会活着离开。 ”金兰暗淡地笑了。

秦思雨眼睛还红红地看着金兰,“金兰姐,你为什么……”金兰抬头看秦思雨,说:“你一开始就怀疑我,对吗,你是个难得的警察,你太敏锐了。 ”秦思雨摇摇头,似乎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小王看看秦思雨说:“你什么时候觉得她不对劲的?”秦思雨不想说话,而是把头转过去,默默地抹着眼泪。

小王目光复杂地看着金兰,说不出一句话。

“你终于不用吃我带的难吃的饭菜了,你应该庆幸。 ”金兰对小王说。

小王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五味陈杂。 金兰慢慢地朝着梁超走,梁超下意识地摸腰间的枪。 忽然间,一声枪响。 那子弹是冲着梁超来的,但是梁超并没有得到预料中的疼痛。 金兰挡在了他的面前。

梁超看着金兰迅速地变得苍白的脸,愣住了。

金兰挡在了梁超的面前,用身子把所有的子弹都挡在了外面。

梁超下意识地抱住金兰的身体,那具身体正在渐渐地流失温度。

手里的枪掉下来,但是同时,特警队和临市增援已经勘察好了对面的情况,冲了上去。 只剩下重案组的人和陈杨还站在原地。 “为什么……”梁超的声音有些发抖,他的手也在发抖。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发抖。 梁超看着眼前这张苍白的小脸,金兰笑着看着他们,然后用很轻微的声音说:“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当警察,当个好……”那句话就顿在那里,金兰的表情慢慢凝固,但是他还是笑着的。 秦思雨已经泣不成声,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在警队的每一次大事,都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小王也红着眼眶,几乎不敢直视,他把脸别到一边,然后用袖子狠狠地擦着眼睛。 陈杨则是完全的愣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一个人在他的眼前死去,这个人离她好近,但是又好远,他是个坏人,但是又好温柔。

陈杨看着那个子弹打进金兰的身体,其实应该打在梁超的身上,但是金兰帮他挡住了。

陈杨看着那个流血的身体,感觉自己的体内也在丧失着温度。 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这是一个噩梦吧,什么时候能醒来啊?梁超紧紧地抱着陈杨,他接触过很多尸体,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像金兰这么沉重,沉重到他跪下来,把金兰摆好,然后还是不愿意撒手。

“他是我的好队员,他是个好警察。

”梁超低声说,像是对着自己说,也像是对着其他人说。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请同学们好好完成作业,下课。

”铃声一响,所有的学生都往外走,李一站在讲台上收拾着东西。

忽然间他看了看外面,像是隔着很远对着朋友告别,他的心脏抽搐了一下,很难受,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为什么。

李一抱着教案走出教室,忽然间手机响了。

他走到办公室,然后把手机拿出来,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 “李一顾问,我是苏琪,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讨教,能不能约个时间去你家呢?”李一皱了皱眉头,然后想了想,觉得这或许是个机会,于是回复说:“下周六我没有课,就那天吧。 ”“好的,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苏琪回复。

李一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课堂讲义。

他似乎是听到了远处的枪声,有似乎是没有听到,但是他抬起头,望着枪声响起的地方。

陈杨恍恍惚惚地离开现场,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悲伤,陈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全凭本能。

“我就说不让你去,对你没什么好处。

”赵涛给陈杨开门,看到陈杨得表情就说。 “闭嘴。

”陈杨的心情差到无以复加,他一把推开赵涛,然后走进屋子里,径直向冰箱走去。

赵涛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你第一次见到死人,不舒服也正常。

”陈杨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咕嘟咕嘟仰头喝了一整瓶。 长时间的沉默,赵涛也没有说话,只是略带怜悯地看着陈杨的背影。

陈杨缓缓地回头,看着赵涛,有些发狠地说:“你知道会死人,但是你一点都不受影响,你知道会死人,但是你什么都不做!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赵涛拧着眉头看着陈杨,说:“你疯了,我们和他们是对立的。 ”“我去你妈的。

”陈杨很大声地骂了一句,“你敢在死人面前这么说吗?”赵涛被陈杨吓了一跳,此刻也不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陈杨,似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但是陈杨骂完那一句,似乎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了,他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然后拿着空罐子的那只手也垂下来,似乎已经麻木了。 赵涛走到陈杨的面前,然后说:“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应该生气,这是你早晚都要经历的,你现在做出什么我都能理解。 ”陈杨只是冷笑。 赵涛叹了口气,想要伸手把陈杨拉起来,但是陈杨一把把赵涛的手打开。 赵涛重新站直了身子,然后冷冷地看着陈杨,“你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对你有信心。 ”“你就当我是个废物,皆大欢喜。

”陈杨无所谓地说。 赵涛说:“等你被淘汰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陈杨用空罐子磕着地面,发出无节奏的敲击声。

赵涛默默地看了陈杨一会儿,然后转身,上楼。 留陈杨一个人在那里。 下一场春雨,天气已经渐渐地回暖,再寒冷的温度都会滋生新的生命。 李一的家里。

李一正用电脑敲打着一行行的代码,黑色的字符在蓝屏上跳跃着。 一阵敲门声把李一的思绪打断,他关上电脑,然后走到门口开门。 一个高挑的女孩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李一。 女孩穿着灰色的百褶裙,上身是带着荷叶边领子的白色毛衣,看起来简洁又俏皮。 李一略一点头,说:“进来吧。

”苏琪走进李一的房间,李一把门关上。 “哇,您这里的陈设好简单啊。

”苏琪慢慢走进去,观察着四周,然后忍不住感叹。 李一家里的陈设的确十分简单,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具,几乎没什么可以称作装饰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