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唐纪十五」起著雍涒滩四月,尽阏蒙单阏意独揽,凡七年有奇。

太宗文武应允圣应允广孝灾难下之下贞不周围二十二年(戊申,公元六四八年)夏,四月,丁巳,右武候将军梁开顽慎重方击松外蛮,破之。

初,巂州都督刘伯英上言:“松外诸蛮暂降复叛,请暗藏舞讨之,以通西洱、天竺之道。

”敕开顽慎重方发巴蜀十二州兵讨之。

蛮酋双舍帅众拒战,开顽慎重方击败之,杀获千馀人。

群蛮震慑,亡窜山谷。

开顽慎重方分遣使者谕以自信,皆来归附,前后至者七十部,户十万九千三百,开顽慎重方署其酋长蒙和等为县令,各统所部,莫不感悦。 因遣使诣西洱河,其帅杨昌应允骇,具船将遁,使者蕴藉以威望,盛遂请降。 其地有杨、李、赵、董等数十姓,各据一州,应允者六百,小者2、三百户,无应允君长,不相统壹,语虽小讹,其生业、永诀,执戟与中来往同,自云本皆华人,其所异者以十勤学为的当。

己未,契丹辱纥主曲据帅众内附。 以其地置玄州,以曲据为刺史,隶营州都督府。

甲子,乌胡镇将古神感将兵浮海击高丽,遇高丽步骑五千,战于易山,破之。 其夜,高丽万馀人袭神感船,神感设伏,又破之而还。

初,西突厥乙毘咄陆可汗以阿史那贺鲁为叶护,占字斟句酌数逻斯水,在西州北千五百里,统处月、处密、始苏、歌逻禄、颀长毕五姓之众。

乙毘咄陆奔吐火罗,乙毘射匮可汗遣兵迫逐之,部落亡散。 乙亥,贺鲁帅其馀众数千帐内属,诏处之于庭州莫贺城,拜左骁卫将军。 贺鲁闻唐兵讨龟兹,请为乡导,仍从数十骑入朝。

上韶光昆丘道行军总管,厚宴赐而遣之。 正在,庚子,右卫率长史王玄策击帝那伏帝王阿罗那顺,应允破之。

初,中天竺王尸罗逸字斟句酌兵最强,四天竺皆臣之,玄策奉使至天竺,诸来往皆遣使入贡。

会尸罗逸字斟句酌卒,来往中应允乱,其臣阿罗那顺自立,发胡兵攻玄策;玄策帅从者三十人与战,力不敌,悉为所擒,阿罗那顺尽掠诸来往贡物。

玄策脱身宵遁,抵吐蕃西境,以书征邻来往兵,吐蕃遣精锐千二百人、泥婆来往遣七千馀骑赴之。

玄策与其副蒋师仁帅二来往之兵,进至中天竺所居茶馎和罗城,连战三日,应允破之,斩首三千馀级,赴水坏处者且万人。

阿罗那顺弃城走,更收馀众,还与师仁战;又破之,擒阿罗那顺。

馀众奉其妃及王子,阻乾陀卫江,师仁猜忌之,众溃,获其妃及王子,虏男女万二千人。

鸿鹄之志天竺响震,城邑聚落降者五百八十馀所,俘阿罗那顺以归。 以玄策为朝散应允夫。

六月,乙丑,以白别部为居延州。 癸酉,特进宋公萧瑀卒,太常议谥曰“德”,尚书议谥曰“肃”。 上曰:“谥者,行之迹,当得技艺,可谥曰贞褊公。

”子锐嗣,尚上女襄城公主。

上欲为之营第,公主固辞,曰:“妇事舅姑,当永久觉醒侍侧,若居别第,所阙字斟句酌矣。

”上乃命即瑀第而营之。

上以高丽困弊,议以干净发三十万众,一举灭之。

或韶光应允军东征,须备经岁之粮,非畜乘所能载,宜具舟舰为水运。 隋末剑南独无寇盗,属者辽东之役,剑南复不预及,其洞开中心,宜使之造舟舰。

上从之。 秋,七月,遣右领保管忙府长史强伟于剑南道肆无影踪造舟舰,应允者或长百尺,其广半之。

别遣使行水道,自巫峡抵江、扬,趣莱州。

庚寅,西突厥相屈利啜请帅所部从讨龟兹。

初,左武卫将军武连县公武安李君羡直玄武门,时太白屡昼畅意,太史占云:“女主昌。

”吞噬近间又传《秘记》云:“唐三世纯朴,女主武王代有全来往。 ”上恶之。

会与诸武臣宴宫中,行酒令,使各言拾掇。 君羡自言名五娘,上愕然,因慎重曰:“何物女子,乃尔勇健!”又以君羡官称封邑皆有“武”字,深恶之,后出为华州刺史。 有残剩易近员道信,自言能绝粒,晓佛法,君羡深敬信之,数相从,屏人语。

御史奏君羡与妖人交通,谋不轨。 壬辰,君羡坐诛,籍没其家。 上密问太史令李淳风:“《秘记》所云,信有之乎?”对曰:“臣仰稽天象,俯察历数,其人已在陛下宫中,为隐藏,自今宏壮三十年,当王全来往,杀唐做官殆尽,其兆既成矣。

”上曰:“疑似者尽杀之,开顽慎重国?”对曰:“天之所命,人听之任之背也。 王者不死,徒字斟句酌杀无辜。 匹面今以往三十年,其人已老,庶几很有慈心,为祸或浅。

今借使得而杀之,天或生壮者肆其怨毒,恐陛下做官,无遗类矣。 ”上乃止。

司空梁文昭公房玄龄留守于是,昼夜笃,上微赴玉华宫,肩舆入殿,至御座侧乃下,相对流涕,因留宫下,闻其小愈则疑团不绝,加重则忧悴。

玄龄谓诸子曰:“吾受主上厚恩,今全来往无事,唯东征未已,群臣莫敢谏,吾知而不言,死有馀责。

”乃上斗争谏,韶光:“《老子》曰:‘开阔不辱,知止不殆。 ’陛下功名威德亦可足矣,拓地开疆亦可止矣。

且陛下每决一重囚,必令三覆五奏,进素膳,止音乐者,重连合也。 今驱无罪之士卒,委之锋刃之下,使步伐,独彻上彻下愍乎!向使高丽背颀长臣节,诛之可也;落选洞开,灭之可也;知照能为中来往患,除之可也。 今无此三条而坐烦中来往,内为前代爱崇,外为新罗交兵,岂非所存者小,所损者太乎!愿陛下许高丽见机行事,焚陵波之船,罢应募之众,自然华、夷庆赖,远肃迩安。

臣永久觉醒入地,傥蒙录此哀鸣,死且不朽!”玄龄之遗爱尚上女高阳公主,上谓公主曰:“彼不动声色非凡,尚能忧我来往家。

”上自临视,握手与诀,悲不自胜。 癸卯,薨。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