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语红楼 警幻仙姑的原型——郑贵妃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野语红楼    警幻仙姑的原型——郑贵妃

  郑贵妃在民间被认作是祸国殃民的妖孽,明末三大案或多或少都有郑贵妃的影响,如郑贵妃给光宗进献过八位美姬,但是要说此事是致光宗之死的根源的说法是欠妥的,自古以来皇帝都是三宫六院美女如云的,宠幸不宠幸却在皇帝自身,只要自身是洁身自好的,再多女人也是摆设;再说即使郑贵妃不送,光宗也会选秀女进宫的。 从正史上来看,郑贵妃不能封后主要是朝中大臣们的反对,明皇室对郑贵妃似乎还是较为尊重的,红楼里宝玉称呼警幻为“神仙姐姐”,警幻出场却有一篇长赋  。

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 有赋为证: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

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

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 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

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 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欲止而欲行。

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彼之华服兮,熌灼文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 其洁若何?秋菊披霜。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龙游曲沼。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应惭西子,实愧王嫱。

吁!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 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甲眉:按此书凡例,本无赞赋闲文,前有宝玉二词,今复见此一赋,何也?盖此二人乃通部大纲,不得不用此套。 前词却是作者别有深意,故见其妙。 此赋则不见长,然亦不可无者也。

  脂批说“按此书凡例本无赞赋”,凡例是甲戌本所特有,其实凡例中明白写了此书是为赞闺中女子而作的  但书中所记何事?又因何而撰是书哉?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  书是为赞女子而作,书里出现赞赋之类的诗词本是理所当然的,警幻是天上仙子,写一篇赞赋并不奇怪,不过脂砚斋又提到了第三回里的宝玉二段词,关于宝玉的二词野语红楼已作过分析,真的不是赞而贬义的,说的全是雍正的缺点的,比较下雍正和郑贵妃,两人竟然也有相似之处,雍正自从即位之后在民间就没有得到过好评,没有人为雍正点赞,所以脂批中的“凡例”并不是指第一回里的“凡例”,而是指民间的口碑。

  既然宝玉的二词是贬义,而警幻的赋也是此套,那么此赋必是含有贬义的,赋中的“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可以解释为连西施昭君都为她感到惭愧,为什么如此,因为警幻虽有西施昭君之貌,却无西施昭君之德。

  警幻的赋可以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描述了警幻的外貌形态,下部表述的则是警幻的内在素质,警幻的外形没得褒贬,是个大美女,但是下部中所写的却是有些荒唐令人不解了,写警幻之“素”用的却是“春梅绽雪”一词来形容,雪是可以形容互素的,如银装素裹,而春梅却不是形容素的,而是突出其艳的,;再如形容警幻之静用的是“松生空谷”,空谷静吗?红楼里有“空谷传声”一词,另外宋代释可湘写过一首《空谷》的诗  者畔才呼那畔应,万千樵子逐虚声。   探寻直是无踪迹,只见青山青又青  可知空谷虽空却是不静的,最不恰当的要算说其文是“龙游曲沼”了,沼是什么?小水池也,小水池岂是龙的栖息之所?  真是句句荒唐。

当然荒唐不是作者的思维混乱,而是有其用意的,龙是皇帝的象征,皇帝下达给臣子们的文体称之为“诏”,龙用曲诏,说明不是本意,而是委曲下诏,明显的与郑贵妃沾上边了。 如今将下部几句连起来,则显得有脉络了  春梅绽雪。

秋菊被霜。

松生空谷。

霞加澄溏。 龙游曲沼。 月射寒江。

  春梅绽雪:郑贵妃得宠  秋菊被霜:王恭妃遭冷落  松生空谷:朱常洵出世  霞加澄溏:郑贵妃加封,澄溏,黄澄澄的溏水,是混水也,祸水。   龙游曲沼:应该是国本之争的结局,朱常洛得封太子。

  月射寒江:郑贵妃实施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