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郎入室:丑妃宠爷上天》全文章节免费阅读008一个傻子,一个疯子,绝配 情书怎么写写给男生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引郎入室:丑妃宠爷上天》全文章节免费阅读008一个傻子,一个疯子,绝配 情书怎么写写给男生

主角沈均辞,尹如凡引郎入室:丑妃宠爷上天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尹如凡笑眯眯承下这个赞美,“过奖过奖,本人没有什么本事,就是嘴巴技能比较好。

”...“尹如凡,本小姐今日就是来警告你的!”沈兰溪单手叉腰,一只手指着尹如凡的鼻子,口气狂妄,态度骄横。

尹如凡挑了挑眉,勾起笑容,态度谦卑,搓着手一副小人得模样,“是是是,侄儿的警告,我这个做婶婶一定洗耳恭听,晚辈跟长辈警告需要莫大的勇气。

”沈兰溪听着尹如凡的语气,心里还算满意,可偏偏这话里的意思。

让她大怒道:“什么晚辈,什么长辈!”“不是吗?”尹如凡歪着头带着疑惑问道。

“当然不是,你也配!”沈兰溪鄙夷瞄了尹如凡一眼。

“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尹如凡继续问道。 “当然!”“日后看到,头扭到一旁相互不认识的关系?”“不然呢?”尹如凡这下狐疑了,她上下打量着沈兰溪,“这就是奇怪了,你我既然相互不认识,凭什么来警告我?你吃饱撑着没事干吗?”尹如凡重重一哼,“还是说,你果然看男人?也对你这种年纪是思春了?”说完后,尹如凡拉着沈均辞,“来王爷,这位姑娘特地过来瞧你的,你看看瞧得上吗?”沈均辞虽然只是笑容,他仅仅只看了一眼沈兰溪,头转开来。

尹如凡哈哈一笑,“抱歉,这位姑娘,我们家王爷瞧不上。

”沈兰溪被尹如凡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勃然大怒道:“尹如凡,你要乱说话,我就撕烂你的嘴!谁告诉你,我是来看这个傻子的!”“不是看王爷?那请问你来做什么?”沈兰溪被兜了一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我,是来警告你!”尹如凡耻笑一声,小眼睛看着她,犹如看着白痴一样。

“这位姑娘,你脑子才是不清楚吧,你我根本毫无关系,见面都不打招呼的人,你警告我什么?”“你脑子才不清楚!”沈兰溪原本想要怒吼过去,旋即她思索一下,恢复冷静了:“没有想到你这个丑女,倒是牙尖嘴利。

”尹如凡笑眯眯承下这个赞美,“过奖过奖,本人没有什么本事,就是嘴巴技能比较好。 ”沈兰溪也笑了,她笑得不怀好意,“那就让你说不出来,来人。

”沈兰溪话落,外面走进来两个比较壮实的丫鬟。 “给本小姐抓住她!”沈兰溪指着尹如凡。

尹如凡小眼睛布满警惕,面对两个对着她而来的小丫鬟,她往后走了几步,站在桌面后面。

“这位小姐,你我都不认识,第一次见面,这样不好。 ”沈兰溪现在很满意尹如凡的反应,她双手环胸,“你跪下来,本小姐就让这两个人退下去。 ”尹如凡看向一旁的沈晚晴,只见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双杏眸波光流彩,白皙皮肤照在射进来的光线上,都能反射光芒。 “沈兰溪,你真的不住手?”尹如凡问道。

“你跪下,本小姐就大发慈悲听你一言。

”沈兰溪越发得意自傲起来。 尹如凡耸了一下肩膀,摊摊手,“那好吧。 ”突地,她狡诈一笑,小眼睛波光粼粼,她双手一撑桌面,一个华丽的旋转,她转到桌面上。

沈兰溪大叫,“抓住她,抓住她啊!”两个丫鬟动了起来,尹如凡做着冲刺的动作,就在两个丫鬟扑向她的时候……她却冲向沈兰溪,沈兰溪连忙退后,刚刚退后两步,身体猛地被压倒了。

她被狠狠的压在地面上,尹如凡就坐在她的肚子上,眯成线的眼睛,弯弯对着她,招招手:“嗨。

”“啊——!”沈兰溪尖叫出声,“快点给本小姐拉她下来——”她的声音卡住了,因为尹如凡俯下身去,她手中何时抓了一把剪刀。

此刻,剪刀正对着沈兰溪的娇嫩的脸蛋。 她笑着问道:“你说,我这么一划下去,你会不会比我丑呢?”沈晚晴的目光这才落在尹如凡的身上,那一双大眼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

“你敢!尹如凡你敢!”沈兰溪盯着那剪刀,嘴巴不甘示弱的叫着。

尹如凡歪着头,浅笑顾盼,可惜她的美丽,如今没人欣赏。 “为什么不敢,我干什么不敢?我嫉妒,我羡慕啊,难道你不知道,有嫉妒心的女人一向很可怕哦。

”她笑盈盈的提醒她,“尤其是我,我心胸狭窄,而且善妒。

我发起癫来,十头牛都拉不住我。

”说完,她自己嘻嘻的笑着。 沈兰溪却笑不出来,因为尹如凡的剪刀就在她的皮肤上,随着她的笑着,剪刀还一抖又一抖。 “疯子!”她骂道。 尹如凡抛了一个媚眼沈均辞,“王爷,一个傻子,一个疯子,根本就是绝配啊。 ”沈均辞居然把身体转开了,惹来尹如凡一个娇嗔。 “我家王爷害羞了,真讨厌了。 ”她这个娇嗔,让在场的人,都受不了抖了抖。 沈兰溪看着尹如凡,她见过脸皮厚,没有见过一个脸皮这么厚的丑女。 尹如凡单手撑着她的头旁,一手拿着剪刀:“好,我们该谈谈了,这位小姐,你找我有什么鸟事,说吧。

”瞧她在地咚她啊,多少女人都羡慕的地咚啊。

“人家都说,府尹府的五小姐,愚钝,丑陋,看来传言并不可信啊?”沈晚晴的声音在她身旁穿起来。 尹如凡跟着沈兰溪眼对眼,嘴上回答沈晚晴的话:“这可不一定?”她转首,笑容可掬道:“外面传言说,沈府五小姐,又任性,又刁蛮,又愚蠢,瞧这不是都对上了吗?”沈兰溪闻言,愤怒的忘记自己的处境,叫了起来:“你说什么!”“诶,你没有听见?”尹如凡笑道,“这么多加了一条,耳聋!”“你才耳聋!你居然敢这么说我,我……”尹如凡的剪刀尖锐抵着她的脸蛋,感到有丝丝的痛楚。

“我这剪刀是不敢划下去,但,我要告诉,你要是自个乱动的划了脸,就别怪我。 然后,我因为反正这个锅我已经背了,我说不定一狠心,在你脸上画个万里长城,你要不要试一试?”“你这个疯子!”“你这句话,刚才说过了。 ”沈晚晴示意两个丫鬟下去搬救兵,尹如凡见状,只是淡淡道:“宛翠。 ”宛翠一个激灵,咬着牙,颤抖着身体挡住房门。

“两位姐姐,我家王妃有令,谁都不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