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初婚有刺》何聪夏至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小说《初婚有刺》何聪夏至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然后我在董事长和何聪惊愕的眼神中转身就走。 走出了餐厅大门,桑旗也跟了上来。 他戏谑的笑声盘旋在我头顶:“何经理真的非礼你?”“不是我为什么要打他?”我平静地回答他。

他没再说话。

他明知道我和何聪的关系但就是不说破。

他不说我也不说,和聪明人博弈,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我上了车,以为要回公司,谁知他上了车却对司机说:“去盛唐。 ”盛唐是那天我遇到他和姚可意的商场,好好的去那里做什么?司机将车开到盛唐,他率先下车。 我吃饱饭就有点困,靠在座位上打瞌睡。

他拉开门,拽我下来。

我有点懵,睡意朦胧地看他:“干嘛?”他放开我率先往前走去,我也只好跟在他后面小跑着跟上去。

他走进了那天的那个名店,我也跟着走进去。

他对橱窗里C位的那件连衣裙歪了歪头,跟营业员说:“拿这件连衣裙给她试一下。 ”营业员立刻领命,也不管昨天桑旗才刚来过,并且买了一件同一样的给姚可意。 营业员去拿裙子了,一共就两件,均码。

“你要买给我?”“卡不是在你这?”他似笑非笑。

我都忘了,急忙把卡翻出来还给他:“我还没发工资,不想预支。 ”“送你的。 ”他收起卡:“今晚别穿的太寒酸。

”我知道我穷酸,而且这件连衣裙我也喜欢。

虽然姚可意也有一件,但是没所谓的,这条裙子全城才只有两条,我平时穿的T恤99一件,经常在菜市场跟大妈撞衫。 营业员已经毕恭毕敬地将裙子拿来了递给我:“小姐,您进去试一下。

”她一直跟着我,我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她还踮起脚用手挡着门框。

我**高跟鞋都比她高,不需要她帮我挡。 换了衣服出来,我站在穿衣镜前看我自己。

人靠衣装马靠鞍,老话真的没说错。 我的眼光不赖,我说我穿的比姚可意好看就是比她好看。

深卡其色的绸缎面料缀咖啡色的边,将我的身材勾勒的相当得体。

好在我刚怀孕,身材上看不出来什么。 我拢了拢短发,很满意镜子里的自己。 有一种清贵的傲慢。 桑旗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镜子里,他站在我身后,足足高出我一个头。

“还不错,你有耳环么?”我刚要说我有,他又立刻说:“算了,现在去买,你的一定是便宜货。

”哼,我谢谢他。 反正是送我的,不要白不要。

连衣裙买下来了,也买了新的高跟鞋,还有亮晶晶的钻石耳环,还给我配了一个手包。

我连谢谢都没说,接收的时候比他还要拽。

他很奇怪地看我:“你跟那些女的真不一样,人家收了我的礼物都会说谢谢,你连礼貌都没有。

”“如果你想听的话。

”我说了半截,吝啬的谢谢两个字就是不想给他。

下午他放我假回家打扮。 我睡了一下午,然后用二十分钟化了妆换了衣服,小何送我去酒会。

我不是没见过世面,这种地方以前也去过。

记者见多识广,不至于露怯。 我是桑旗今晚的女伴,他穿浅米色的西装,刚好和我配上了。 这么挑人的颜色,他穿出了特别的味道。 他示意我将手**他的臂弯里,我也不扭捏,便挽住了他的手臂。 酒会里很多达官贵人,以前我尽想着工作,遇到这种场合就想多挖点新闻。

但是今天,我到这里来只想着这里有好吃的。 先吃饱再说,其他的都不重要。

进了会场,桑旗很快遇到了熟人,被团团围住,我也寻找到了餐区,直接掠过生冷和饮料,去找海鲜和热菜。

谁会那么傻到这里来吃凉菜,我最爱海鲜,手臂粗的蟹腿,我可要大快朵颐。

正拿着夹子挑大虾,身后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狐狸精!”好熟悉的称呼。 我转过身,看到了姚可意站在我面前。

她穿着跟我一模一样的裙子,戴着一模一样的耳环,踩着一模一样的高跟鞋,甚至连手里的手包都是一模一样的。

脑子短暂的短路,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姚可意已经一巴掌挥过来了。

我忘了躲,那一巴掌就结结实实地打在我的脸上,并且她的小拇指甲很长很尖,划破了我的脸,很痛。

她还想再打第二个耳光,被我牢牢地攥住手。

我的脸很疼,但现在顾不上。

“姚小姐,你干什么?”我忍着痛问她。

“狐狸精!你这个狐狸精!”姚可意快要气疯了一般尖叫:“今天的酒会是桑旗邀我一起来的,你穿的跟我一模一样跑来做什么?”桑旗邀她一起来?我下意识地回头,在会场的一侧看到了他。

他正端起杯,向着我的方向,举了举杯,一饮而尽。

我脸上**辣地痛着,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我将脑子里的思绪全部清空,从今早开始。 他让我去哄走姚可意,然后给我工作。 然后带我去应酬,结果遇到了何聪。

给我买衣服,买包包,买鞋子,买首饰,晚上带我参加酒会。 但这些东西他也给姚可意买过一模一样的。

他约了姚可意,知道她会控制不住给我难堪。

我冷笑着向后退了一不,随手拿起一块蛋糕扔到了姚可意的身上。

她尖叫着低头看着胸口的狼藉,跳着脚指着我。 不过她爱美,最终还是没有跟我纠缠,捂着胸口跑进了洗手间。 我快速地从会场的后门离开。

我以为我很聪明,但是到头来却被桑旗给摆了一道。

他从头到尾都在耍我,根本没打算给我工作。

他用姚可意来羞辱我,让我知难而退。 不过,我知道怎么对付姚可意那种女人,所以在她还没怎么给我难堪的同时,我就全身而退了。 我穿的漂漂亮亮的打车去医院看脸,她的指甲涂了指甲油,我很怕有化学物质会感染。

我的余生可能只能靠自己养活自己了,所以漂亮脸蛋对我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我挂了急诊,医生给我用了药,然后告诉我没什么大碍,伤口不深,这几天多注意休息,这个部位不太容易留疤。 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蛮长的一条。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