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令狐相公别牡丹翻译赏析 我为什么这么感情用事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和令狐相公别牡丹翻译赏析 我为什么这么感情用事

【古籍】  《和令狐相公别牡丹》作者为唐朝诗人刘禹锡。 其古诗全文如下:  平章宅里一栏花,临到开时不在家。

  莫道两京非远别,春明门外即天涯。

  【前言】  《和令狐相公别牡丹》是唐代诗人刘禹锡与宰相令狐楚唱和的一首七言绝句。 大和三年(829)三月,令狐楚由长安赴洛阳,临别作《赴东都别牡丹》,刘禹锡以此诗与之唱和。 诗人以牡丹入题,借物抒怀,写别牡丹而实叹别京国,一句“春明门外即天涯”道尽沉浮感慨。   【注释】  ①此诗作于大和三年(829)三月。 《旧唐书·文宗纪上》:“(大和三年三月)幸已朔,以户部尚书令狐楚为东都留守。 ”  ②平章宅:平章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或“同平章事”的简称,亦指宰相。 《新唐书·百官志一》:“贞观八年,仆射李靖以疾辞位。 诏疾小瘳,三两日一至中书门下平章事。

”中唐之后,凡任宰相,均加此衔。   ③两京:指当时的上都长安和东都洛阳,此处因旧习以西京称长安东京称洛阳,合而称两京。

  ④春明门:唐代长安城外郭东面正中的城门。 《唐六典》云:“京师东面三门,中曰春明。 ”亦见《唐两京城坊考》卷二。

楚自长安东出赴洛阳,出此门,即离开长安城,故举此为言。

  ⑤天涯:天边,意极遥远。 唐代诗人王建罢官后,卜居长安西南“百里”之遥的原上,曾赋诗“长安无旧识,百里是天涯。

”(《原上新居十三首》其三)。

  【翻译】  宰相的家中有一栏牡丹花,待到开花时主人却不在家。 不要说什么洛阳不算遥远,出了春明门处处皆是天涯。

  【鉴赏】  此诗是刘禹锡以牡丹为题的唱和诗作。 刘禹锡不是单单描写牡丹的国色,因这种花盛开于京城,故而牡丹也寄托了诗人心中复杂的感慨。   诗作前句与令狐楚唱和,从其诗意点明了临到开放主人却不在的创作背景,平铺直叙不起一字波澜。 值得体会的,是诗人借别牡丹写别家别京城的写作手法,以牡丹的鲜明形象寄托了家和京国的含义在其中,字在牡丹而意属别离,使得诗意委婉清新。

而紧随话锋突转:“莫道两京非远别,春明门外即天涯”。

“莫道”两字戳破“两京非远别”之谬,用否定的句式表达出作者强烈的情感。

“春明门”则以小处着眼,以出春明门这离京赴东都的必经之门代指离京去国。 “即”字是言离京一步便是天涯,情感强烈,笔法夸张。

从“一栏花”之小,到“天涯”之大;以“春明门”之近,到“天涯”之远。

作者用鲜明的对比、强烈的句式、借代夸张的修辞手法十分精炼的表达了离京的深深感慨。 前句委婉清新,后句却尽意抒怀,前后情感强度反差也使诗中情感愈加鲜明,更是将离京之凄楚眷怀诉说的淋漓尽致。 全诗借牡丹为题,言在牡丹,韵系离愁,道尽去京国赴天涯的沉浮感慨,是一篇借物抒怀之佳作。   刘禹锡唱和之作较令狐楚诗情感更强烈,能言令狐楚所未能言,此宜结合作者生平体会。

刘禹锡因“永贞革新”失败连贬远州司马,又受尽谗言所害,一生多数时间都是远离京国的逐放生涯。 故而尽管是写令狐楚离京,刘禹锡唱和为友不平,又何尝不是杂糅了刘禹锡对自己坎坷仕途的感慨,此诗非是为一人而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