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天使648,第648章 滔天罪行(上)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半月天使648,第648章 滔天罪行(上)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千翎手掌眷恋轻捧着他脸颊,嘟囔着咬在他唇角,话语里袒露的思念清晰而直接:“我想你了。

”“留你弟弟在树屋里……没关系吗?”“我让大叔陪着呢。

”她把脸颊贴到他落满长发的颈间,熟悉的他的体温和味道,叫她心安又想念,“最近一直陪着小羽,好久没见你了……伤还好吗?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吧?”他轻轻摇头,手臂托她在怀里,另一手轻抚着女孩毛绒绒的头发。 虽口中未提及一句,温柔爱怜的动作却已将内心思念传达得清晰。

“什么时候回来?”千翎又凑回他跟前,环着他脖子表情认真,“小羽也想见见你。

”“见我?”“对呀,你不是他姐夫嘛。 ”澜月微怔,眼里笑意随即融化在月光里,手指揪住她越来越厚的脸皮:“我什么时候是的?”千翎由着他捏她的脸,眨巴眨巴眼,讨好地凑上来亲他一下:“一直都是。 ”清雪镜自传送阵跨出之时,上空巨大的拱形穹顶囊括一整个群星浩瀚的宇宙,巨型星座图腾在缓慢旋转,密集的星子交织成繁复星宫。

脚踏过黑水晶般通透深邃的地面,每一步亮起一颗星子。 清雪镜看着周遭熟悉的景象,脸颊血色在逐渐褪去。

这里……地下停尸房的秘密房间内部传送阵,所连接的地方……怎么会是……星罗神殿?爱伦伊斯三重浮空岛屿,底层最大型的浮空城市正是“圣城”本身,其上十二行宫为圣天使居所,再往上隐匿在结界之中的核心区域星罗神殿,乃长老阁与千万年来天使一族珍藏古籍术法的神圣禁地。 传说中星罗神殿共分十二星系,二十四星宫,每一座星宫都是单独设置结界的秘境区域。 即便作为预备圣天使,从小自由出入星罗神殿,可称在此长大……他自问也只窥见冰山一角,未曾有幸踏遍星罗神殿二十四星宫。 放眼整个爱伦伊斯,除极少数德高望重的长老之外,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够看尽这神殿全貌。

叮……锁链的轻响在空中回荡,旋转的巨型星座之下如从天边传来。 清雪镜眉心月桂羽赐点亮,白色袖袍拂开,眼前辽阔无边的黑水晶地面扭曲变形,幻术剥离,显现出星空之下一条深邃长廊。 仍旧是黑水晶一般通透华贵的地面,倒映着漫天星空,却是一路脏乱狼藉,到处凝固着泼溅的腥臭血液和不知名肝脏,与神圣威严的星海穹顶形成强烈的反差。

清雪镜瞳孔颤了颤,缓缓僵硬地抬起脚步,跨过地面那些鲜血与肝脏,有的还很新鲜,还在抽搐和抖动,有的明显黯淡干枯。 长廊左右两侧分别建立着单独的房间,前面几间看起来像是实验室,各种工具齐全,消毒水味明显。

越往长廊深处走,地面越来越脏污,除了鲜血脏器,随处可见染血的天使羽毛、不同类型的尾骨,以及大小不一的暗魔的角与尾刺……随着越来越多的房间呈现眼前,数量庞大丝毫不亚于那地下停尸房内部房间的布满铁锈的巨型铁笼、沾满鲜血的锁链和倒勾,以及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生物逐一显现。 长着天使翅膀的虎豹、尾尖露出恶魔尾刺的猫,浑身长满鲛人鳞片的恶魔男孩,半截兽爪半截羽翼的诡异兽人……要么被铁笼关着,要么被倒勾戳穿肩胛、手腕脚踝悬吊半空,要么被铁索捆绑羁押……数量庞大足以构建军队,血腥肮脏不堪入目——显然是千万年来各种族明令禁止的、世间最惨无人道的罪恶实验所诞生产物。

天使圣城爱伦伊斯、圣洁星罗神殿之中,竟有人与十二辖区医疗所勾结串通,胆大包天公然行此恶行!清雪镜瞳孔在颤抖,五指慢慢紧攥成拳,压不住心头惊怒与不敢置信。

一瞬间所有线索交织到一处,那个令人惊恐的事实真相正在无可抑制地浮出水面……如此说来……天水区那次纵火案,那具长着尾骨的天使尸身……恐怕就是逃窜出去的实验品,被人用火焰羽赐一瞬间焚烧殆尽,制造成纵火自杀的假象,实则杀人灭口!如此手眼通天,能够联合星罗神殿与十二辖区医疗所,在圣天使面前浑水摸鱼杀人灭口的……会是什么人?嘶……砰……长廊尽头忽然有一丝细微的喘息传来,气若游丝、断续不明,连带着什么东西撞击拍打的声音,锁链拉扯的哗啦声……空阔的长廊里回荡着,莫名添了诡异。

也许被那声音唤醒,铁笼中、绳索下越来越多妖兽与说不上名字的诡异混血生物苏醒过来,赤红潋滟的恶魔血瞳连成一片汪洋火海,撞击囚笼、嘶嚎尖啸声连成一片。

清雪镜从思绪中回过神,快步朝前走去,指尖圣光淌过月桂长弓已显现掌心,眉心羽赐也警戒亮起。 接近长廊尽头,地面明显干净许多,清雪镜瞳中流光掠过,又一层高阶幻术抹除,封闭的长廊尽头扭曲变形,显现出一扇紧闭的门。

断续的喘息声从门后传来,气若游丝。

随着大门轰然倒塌,清雪镜眉心月桂羽赐光华耀目,白袍拂卷手持长弓跨进了门去。 下一刻已看着门内景象愣住了。

培养槽。 门内是一处单独密室,密布着高大的圆柱形培养槽,如竖立的棺木整齐有序地成排摆放。 那一丝微弱的喘息和沉闷撞击声,正是从这里传来。

清雪镜循声上前,在中部位置的一处培养槽前停了下来,看着槽中生物愣住了。

那是一尾人鱼。 捕捞自深海王城的鲛人一族,人形上身赤裸,下身是一条覆盖着青色鳞片的厚重鱼尾,饱满的胸脯和如海藻飘散在药水中的长发,看起来是一名鲛人少女。

“……”青色鱼尾再次拍打在培养槽的玻璃器皿上,那少女大睁着眼、大张着嘴,像缺氧的人在培养槽中躁动不安地扭动,口中气泡不住溢出,虚弱的喘息与呻吟隔着玻璃器皿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