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4章 低等宇宙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2694章 低等宇宙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从鐡文基的那一滴祖血之中,秦朗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层次宇宙!所谓层次宇宙,那就是将不同的宇宙进行层次和等级划分。

宇宙不仅不是唯一的,而且还有很多的层次和等级,这就如同科技文明中推测出的“多维度宇宙”的概念有些类似,但却又有些不同。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层次宇宙中的层次法则,比这个诸天世界弱肉强食法则更加可怕!更加地森严!在华夏世界和秦朗所处的这个宇宙中,种族和世界都有层次划分,什么黑铁世界、白银世界、黄金世界等等。

而在鐡文基这一滴祖血当中,关于宇宙层次的划分,那简直是透着森严和恐怖!因为不同等级层次之间的争斗,无非只是利益和资源之争,但是不同层次宇宙之间的争斗,那却是灭族甚至毁灭一个世界、一个诸天宇宙的战争!想想看,整个宇宙诸天被毁灭是怎样恐怖场面?而对于高层次的宇宙生物来说,要摧毁一个低层次的宇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所以这诸天宇宙中的生灵,实际上随时都有被摧毁的可能,并非仅仅是因为宇宙破灭才会遭遇危机。 简而言之,秦朗等人现在栖身的宇宙,不过就是一个“鸡蛋”而已,而并非什么铜墙铁壁的封闭空间,鸡蛋一旦碰上了石头,那必然就是蛋破卵黄流的局面。

所以这个诸天宇宙,实际上一直都是命悬一线,威胁她安危的可不仅仅是这个宇宙的坍塌、陨灭。

当然,被无形的恐怖笼罩着的不仅仅是秦朗所在的这个宇宙,就算是其他的宇宙空间,也随时被这种恐怖笼罩,随时都有破灭的危险。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朗所处的这个宇宙诸天,还算是相对比较幸运的,至少没有遭遇毁灭性的打击,一直支撑到了现在,尽管最终还是要走向终结,但至少这个诸天宇宙的生灵有时间和机会来为最后的陨灭做准备。 除了从这一滴祖血中知道了多层次宇宙的存在,秦朗还得到了在血色虚空中生存所需要的一些关键性生存手段,秦朗称之为“绝对冰封”的功法。

进入血色虚空当中,就算是纪元霸主,也必然会因为元气不断消耗最终走向衰亡!可以说,血色虚空,绝对虚空,对于纪元霸主也算是如同沙漠一样的生命禁区,所以就算是纪元霸主,一旦进入血色虚空的领域,那也绝对是一件生存巨大挑战。

秦朗之前将那血色虚空比作是大海,其实是非常贴切的,就算是纪元霸主可以进入血色虚空中,也会不断地耗费元气,最终陨灭在其中。 这就好比从未进入大海的航海者,如果没有航线和海图,最终都会葬身大海、鱼腹之中,这一点无庸质疑的。 同样,作为一个纪元霸主,虽然可以离开现在这个诸天宇宙进入血色的绝对虚空中,但是秦朗同样不可能长期生存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在绝对虚空不断地消耗自身的元气,一直到彻底陨落。

除非,秦朗可以回到这个宇宙,或者是进入另外一个宇宙世界!这个时候,秦朗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达到纪元霸主的修为,只不过等于是拥有了向大海航行的资格而已,但是新生的纪元霸主,只不过是菜鸟水手而已,如果不熟悉航行的路线,不知道海图的话,那么就只能葬身大海之中!任凭是多么强横的纪元霸主,如果贸然进入血色虚空,如果在其中迷失的话,很大的可能就是直接面临死亡。

而在鐡文基身上找到的那一滴祖血之中,蕴藏着一种称之为“绝度冰封”的功法,或者说是一种特殊的法则,可以让一个进入血色虚空的人将元气消耗的量降到极致,甚至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让一个人的元气消耗缩减到零,但这个时候就如同完全冰封一样,彻底陷入了休眠之中。

乍一听,这“绝对冰封”的功法好像也只是非常寻常的东西,毕竟无论是科学还是玄学文明之中,都是有各种冰封的办法,但是绝对冰封的不同之处,却在于它可以将一个人的元气消耗“锁定”起来,降低到极致,甚至达到零状态!而科学文明和玄学文明的冰封,都是需要耗费能量和元气的,这其中有本质的差别。

如果没有什么差别的话,鐡文基的远古祖先也不会将这个秘密保留下来的。

所以,实际上鐡文基体内的这一滴祖血,就是向秦朗告知了两件事情:第一,这个宇宙世界外面,是极其危险的,还有森严而恐怖的层次等级之分;第二,这个宇宙外面虽然危险之极,但是保命的办法也还是有的,“绝对冰封”的办法,就可以让一个纪元霸主在虚空中撑到足够的时间。 因此,鐡文基的远古祖先给他留下的这一滴祖血,保留的信息虽然不多,但其实有很大的价值的。

对于从祖血中得到的信息,秦朗没有任何保留,告知了鐡文基,甚至也告诉了龙先河。 “主人,如您所说的话,那么我体内的这一滴祖血的价值其实也不是很大呢。

”鐡文基似乎显得比较失望,“我还以为这一滴祖血可以给我更多的惊喜呢。 ”“惊喜?你想要什么惊喜?”秦朗问到。

“比如,让我的修行天赋瞬间得到提升;让我直接提升到主人这样的修为多好?要不然,给我一件超级厉害可以抵挡诸天劫难的法宝都行啊。 只是给我这样的信息,有什么用处呢?”鐡文基的想法倒是简单暴力,他以为这一滴祖血可以替他解决一切难题。 秦朗听了这话,哑然失笑:“鐡文基,你果然是将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你根本就没有想过,你的先祖要将这一滴祖原原本本地保留下来,他们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你这家伙,简直太贪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