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24章威胁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现收集整理,报告如下,并期盼大家继续努力,推动这一纪念活动更加深入开展。2017-1-12016年4月28日,《新诗百年》诗歌朗诵会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办,徐涛、高峰、于芳、纳森、林中华、薛飞、金曼、肖雄、任志宏、长啸、戴玉强、韩喣、于晓鹏、杨恕、阿木古郎、焦秀梅等朗诵艺术家奉献了精彩的朗诵。2017-1-11918年1月,《新青年》刊登了胡适、沈尹默、刘半农三人的新诗,2018年将届百年。以此为标志的新诗的诞生,与中华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是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中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和文化资产。

这里有水,有河,夏天有人钓鱼,在河的边上有树树的四周是花花的,四周是草。我的家乡,虽然不富饶,但是充满了无线乐趣,远方的朋友,如果你能来到,我,做你的导游。

章节目录 第2924章威胁

推荐阅读:、、、、、、、、就在道主们为之担忧的时候,魔域大道境强者们肆无忌惮的放出气息,让一众道主们不由暂时放弃了商讨,主动迎了出去。 下方是无数神魔两域的融道境,悟道境武者,而在虚空上方,两方的大道境,隐藏在迷雾深处,此刻,才算是双方正式的第一次会晤。 像魔域这样,先是疯狂发起攻击之后,才突然之间放弃继续攻击,双方会晤谈判,还真的是蛮奇怪的,不过这个时候,似乎也顾不得许多,也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了,静看魔域态度就好。 “罗睺,你真的要发起这一次的战争!”两位神域顶级大道境之中的原始道主开口问道,语气之中充满了不满。

他们为了稍微能够迁就一下魔域,才会配合着开辟神魔战场,让双方基本上时刻都是大战很少,小战却是家常便饭,此刻魔域还不满足,主动发起攻击,任谁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会心生不满的。 罗睺冷哼一声,开口道:“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你们纵容神域武者跑进我们魔域的地盘,并且杀死了我的亲弟弟,这样的仇恨,不共戴天,既然你们如此过分,那也休怪我不客气,要开战,就开战!”此刻的罗睺,态度无比的强硬,似乎真的做好了一战的准备,而且是丝毫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的那种,似乎真的打算,一言不合,直接动手,如此态度,反倒是原始道主迟疑起来,毕竟,他对于大战,自然是不想的,毕竟,神域有些不是魔域的对手,尤其是剑道之主不出现的情况下,想要获胜,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于真要是交手起来,吃亏的,很可能反倒是他们神域一方,尤其是这一次,是他们神域理亏的情况下,让人着实有些无可奈何。

“你们想要怎么样?我想你们也不想真的打起来吧,毕竟,如果真的打起来,吃亏的,未必是我们,最多不过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而已。

”另外一位神域一方的顶级大道境强者通天道主开口问道,语气并不是那么的友善。

当然,这其实是他已经足够收敛的结果,如果不是剑道之主不在,没有把握跟魔域一战,并且获胜的话,他的态度,恐怕就不是这样,而是直接一句要打就打了。

魔域顶级大道境强者师摩罗接过话语,开口道:“很简单,我们要你们交出叶尘,并且让出神域十分之一的领地,作为赔礼道歉,否则的话,我们就以各自的实力见真招吧!”师摩罗早就和虚空圣教教主罗睺商量好,一个当白脸,一个扮黑脸,从而尽可能的给神域足够大的压力,加上这些神域武者,又不清楚叶尘实力的情况下,肯定会忍不住妥协的。 毕竟一个连大道境都没有突破的武者,就算是拥有堪比大道境的实力又如何,始终不是大道境强者,而能够以叶尘的性命,换取千千万万融道境,悟道境武者的性命,无疑是非常划算的一笔买卖,至少,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此刻,青云道主三人听到师摩罗提出的要求的时候,脸上先是不自觉的露出喜色,随后,则是充满了无比的纠结。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有想过,如果神域众多大道境一起配合的话,说不定能够收拾叶尘,但是,却也只是想想而已,并不是那么现实的一件事情,但是现在,这样的想法,竟然有变成现实的可能性,自然让人感到惊喜。

只是,真事到临头,青云道主却反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反而充满了纠结,因为,在知道魔域的要求之前,他们是希望双方战在一起的。 因为一旦战斗到一起,他们就可以有不小的把握跑进魔域之中,寻找创始分身的踪迹,一旦找到创始的分身,那要让创始尽快从沉睡之中醒来,就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了,这一点,毋庸置疑。

现在的情况,似乎只有二选一,要么叶尘死,要么他们救出创始分身,当然,此刻的选择权,毕竟不在他们的身上,而是在他们神域这九位大道境强者的身上。 他们三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局势的走向,但是,却并不能够完全改变局势,在这样的情况,静观其变,无疑是最好的做法,毕竟换个方向想,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并不吃亏的。 原始道主听到师摩罗的要求,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开口道:“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虽然理亏,但是,你们魔域的沈剑心不也是潜伏进入了神域之中,并且企图制造大的混乱出来。 如果不是叶尘恰好阻止的话,恐怕对我们神域造成的影响,绝对比叶尘对你们魔域造成的影响要大,而且大得多吧?到时候,我们又该找谁说理,是不是应该要求你们将沈剑心交出来呢?我想应该不可能吧?我听说沈剑心回到魔域之后,可是享受着英雄一般的待遇,难道你要求我们神域将英雄推向万丈深渊吗?如果是你们魔域,你们愿意吗?”虽然神域的实力与魔域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论口头上的争锋,原始道主是绝对不落下风,而是可以占据绝对的上风的。

此刻原始道主的话语,还真的是让魔域一方哑口无言,一些他们自认为合理的理由,看起来,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的合理,总而言之,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们的理由借口,不是那么的充分。

只是他们很清楚,他们有非让神域交出叶尘不可的理由,如果不能够逼迫神域将叶尘给交出来的话,那对于魔域来说,很可能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不过,作为魔域的一员,不讲道理本来就算是一种常态,眼看神域的大道境们,似乎并不是那么的愿意老实配合,也没有了再继续讲道理的想法。 虚空圣教教主直接怒声开口:“我不管什么原因,什么理由,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交出叶尘,如果不愿意的话,那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是魔域灭,就是神域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