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道:中国古代生态观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自然之道:中国古代生态观

“树木是圣物,谁能同他们交谈,谁能倾听他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

它们不宣讲学说,它们不注意细节末节,只宣讲生命的原始法则。 ”  赫尔曼·黑塞,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上世纪中上期,当他说出这段话时,他没有想到,在遥远的中国,几千年来,我们伟大的祖先就这样同林木对话着。   黄帝告诫人们不得杀幼鹿和取鸟蛋,以利禽兽繁衍,规定官员死后不得用棺,以节约木材。

《商君》书中明确地记载了这些话:黄帝之世,不麛不卵,官无供备之民,死不得用椁。

  夏朝的大禹规定:“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长”看来,这是中国最早的“封山育林”。

  西周的统治者语重心长地对他的继任者说:“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征也”。 春秋战国时代,是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但是,这些思想大师们在保护林木,可持续发展上却是惊人的一致。   孔子主张“钓而不纲,弋不射宿”,孟子看到国都森林遭到破坏,发出感叹“牛山之木尝美矣,以其郊于大国也,斧斤伐之,可以为美乎?”荀子说“斩伐常养,不失其时,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

《淮南子》一书中,对古代生态环境保护作出了最完善的论述:“是故人君者,上因天时,下尽地财,......故先王之法,......不涸泽而渔,不焚林而猎.”法家的商鞅指出:“山林虽近,草林虽美,宫室必有度,禁发必有时”,他反对过度修建房屋挤占土地。

  道家的庄子一言道出的生态保护的要旨:“道法自然,返朴归真”。

这是一面旗帜,这是一个信条。

中国人就是一代代传承着这种理念,并最后归结为“天人合一”的思想。 天生之,地成之,人养之。

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这是原始的生命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