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的“儿童观”从珍宝变为耻辱,童贞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为什么日本的“儿童观”从珍宝变为耻辱,童贞

八十年代日本经济泡沫之后,萧条的大环境削减就业,许多男性丧失起供养家庭的经济条件而放弃恋爱和婚姻,日本社会家庭结构改变,全职太太不再是日本女性人生的唯一目标,缺乏经济后盾的男性社会自信进一步降低。 在放弃了进取人生的前提下,童贞之耻不再像八十年代一样成为压垮男性自尊心的最后一根稻草,骆驼早已在地上躺平,变相学会了抗压。

童贞依然是令日本男人难以启齿的耻辱,但社会对于童贞者的厌弃感已经消散。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5年第十五次全国出生动向基本调查,18至34岁的男性童贞率为42%,35岁到39岁的男性童贞率为26%,40岁以下成年男性10个里就有3个保有处子之身。 数据摘引自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第十五回(2015年)出生动向基本调查?第一部分?独身者调查结果概要》调查对象为男性18-39岁未婚者,客体数:第九回3299人,第十回4215人,第十一回3982人,第十二回3897人,第十三回3139人,第十四回3667人,第十五回2706人。

在近一百年的时间跨度里,日本的童贞从至宝变为耻辱,围绕着童贞的权力话语体系印证着福柯的结构主义理论:社会权力通过控制性来控制人的肉体,话语对它所指陈事物的排斥与压制是权力运作的重要方式,主流话语与被压制、被打倒、被破除的事物时刻参与着真理谬误的权力游戏。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百年也是日本媒体发展的一百年。 媒体在左右童贞价值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依赖宣传制造出一批批单向度的人,不断制造虚假需求,无论这些需求是否能够成为个人的需求、为个人生存条件所允许,也不管个人能否从这些需求中实现自我、获得满足。